听故事的小孩__复建开始

说出你的爱

又名:《如何花式求婚》、《怎样撩动你的另一半》《爱要大声说出来》

 

本来是想小年写完发的,可是家里要大扫除,等我写的时候我爸又要用电脑,那个时候法加刚要吻一块了,我爸就来了ಥ_ಥ【讲真,我是拒绝的_(:3 」∠)_

于是就放到今天发了,2017年的第一篇同人文,太久没写文笔都退步了,希望各位看官别嫌弃 ⁄(⁄ ⁄•⁄ω⁄•⁄ ⁄)⁄【新的一年大家都要暖暖的哦(●'◡'●)ノ♥

 

cp:米英(中华组)、法加(亲子分、比姐)、普洪(独伊),括号里的是客串

虐狗场景:浪漫雅致的音乐电梯、离别的巴黎机场、充满艺术气息的罗丹博物馆

 

冬日午后的巴黎,太阳光温和的照射在清澈的塞纳河上,几艘观光艇缓慢地行驶在波光凌凌的河面,被法国人爱称为“铁娘子” 的艾菲尔铁塔矗立在战神广场上,行人悠闲的漫步在干净的街道上,微风轻拂着树叶沙沙作响,不远处的普莱耶音乐厅内,小提琴手开始演奏《Aria Sul G》,悠长而庄重的旋律在大厅回荡。

在音乐厅中央,一位沙金色头发的男子正在原地等待,他骨节分明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似乎在祈祷什么,他祖母绿的眼睛不停的在几个出入口转动,脸上满是焦躁与期待。“嗨,亚瑟,我们可不陪你等,先上去了。”一位红头发的男子对他说,然后与另外两人一起离开。

音乐厅外面的马路上,长长的车流安静的等着红灯。弗朗西斯坐在汽车后座,他看了一下窗外后收回目光,及肩的金色波浪发被他用蓝、白、红三色的发带松松的扎了起来。坐在弗朗西斯右手边的马修将目光转向车窗外,他看见从远处走来的一对情侣,男子的头发是少见的银白色,一双赤瞳中盛着温柔;女子棕褐色的长波浪卷发上别着一朵天竺葵,琥珀绿的眼睛透着喜悦。他们的手偶尔碰在一起,又同时分开,两人的脸上都是掩不住的笑意。

等到两个人慢慢走近了,女孩却突然转身看着男孩的眼睛,男孩也顺势搂住女孩的腰。虽然女孩刚好背对着马修,但他们在做什么是想都不用想的。马修看见这一幕后将头转向弗朗西斯,正注视前方的弗朗西斯感受到马修的目光,他转头温柔的看着马修,轻轻地笑了一下。马修戴着戒指的左手轻轻握住弗朗西斯的右手,并且回以弗朗西斯一个辛福的微笑。

汽车缓缓发动,一个有着一撮呆毛的金发小伙子突然冲了过来,司机吓得急忙狠踩刹车,辛亏弗朗西斯和马修都系了安全带,车却因为惯性还是向前开了一小段,“对不起,不好意思!”,蓝眼睛的小伙子双手撑在车前盖上,大声地向弗朗西斯他们道歉,然后急急忙忙跑上人行道,“对不起!”他从那对情侣中间匆忙跑过,女孩略带恼怒看着跑远的小伙子,叹了口气看向身边的男孩。“伊莎,他真有点像那时的我。”男孩仿佛感同身受的笑着说。

亚瑟在音乐大厅站了好一会儿,最终无奈的垂下双手走进了电梯。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传来,那个小伙子终于赶到了音乐厅,他在光滑的地板上滑行了一段距离,左右张望寻找着什么。“阿尔费雷德?”亚瑟抬起头正好看到自己等了许久的人,不禁惊讶的小声喊了一句。名叫阿尔费雷德的小伙子听到熟悉的声音后,视线锁定了缓缓关上门的电梯,他开心的向亚瑟招手并跑向电梯,“亚瑟,我知道我来晚了,马上就到。”话音刚落,电梯门就关上了。他呼了口气,快速的跑向一旁的楼梯。

在罗丹博物馆里,伊莎和她的男友欣赏着一尊尊雕刻精美的雕塑,在雕塑“握”前,他们的双手也紧紧握在一起;在雕塑“吻”前,他们如雕塑那样亲吻。他们在一幅油画前停留,伊莎转过头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基尔伯特?”伊莎压低声音喊了一句,她十分疑惑的看向四周,远处的几个人都沉浸在艺术的氛围里,唯独没有她的男友基尔伯特。提包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伊莎低头拉开拉链,拿出手机一看,基尔伯特发来了一张照片,是一个女人的头的铜像。伊莎有些疑惑看着照片,抬头向两边看了看。

“Excuse me,请问你介意我问个路吗?”她向走来的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孩问道。“当然不介意,美丽的小姐。”栗色头发的男孩微笑着回答,接过伊莎递给她的手机。“费里西安诺,不要在博物馆乱跑。”一个梳着大背头,穿着西装的男士走了过来。“ve~路德路德,这位美丽的小姐迷路了。”叫做费里西安诺的男孩脸上的笑容更大了。“是嘛,请让我看看。”路德维希仔细的看了看照片,伸手指向右边的通道,“往右走200米,第一个拐弯处左拐,再走300米就到了。”路德维希把手机还给伊莎。“十分感谢。”伊莎道谢后快步离去。

汽车在戴高乐机场前停下,弗朗西斯示意司机不要出声,然后走下车为马修打开车门。“亲爱的,我们到了。”他温柔的叫醒半路睡着了的马修,看着对方微红着脸走下车,笑着亲了一下马修的脸。在两人快步走向登记处的路上,马修开口问弗朗西斯:“再说一次,我为什么要离开?”“你想确定一下你会多想我,”弗朗西斯不假思索的回答,“或者开始幻想每条街道都有我的影子,”马修微微低头笑了,“或者为了感受与我重逢的喜悦?”弗朗西斯说到最后也笑了,“不知道,其中一个吧。”

“告诉我其实没那么远。”“其实没那么远。”弗朗西斯的声音带着笑意。

“告诉我我想回来就可以回来。”“你随时可以回来。”弗朗西斯的笑容中透着宠爱。

亚瑟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他知道阿尔弗雷德正在爬楼梯。一些人在电梯开门后走了出去,阿尔弗雷德也跑了上来,他喘了口气看向亚瑟,“I hope your birthday this year is more meaningful(我希望你今年生日过得更有意义).”可惜话还没说完电梯就关上了。“And memorable(更加难忘).”一个黑色短发的少年面无表情的补完了阿尔弗雷德的话。亚瑟很是惊讶的转头看向他,他也无辜的看向亚瑟(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他身边一个比他高些的,戴眼镜的男子伸手搭在他的肩上,把他向自己这边靠了靠,并对亚瑟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

“告诉我分隔两地不会影响我们的婚姻。”马修挽着弗朗西斯的胳膊,语气中透着期待。“其实才六个月而已。”弗朗西斯一直面带笑意的回答。“你觉得那边会很冷吗?”“没有你在,我会更冷。”弗朗西斯停下脚步,深情的看着马修。马修听后没有接着问别的,而是害羞地低头整理弗朗西斯的西装,“记得每天都要和我打电话。”“白天和晚上都打,中间空闲的时候也打。”弗朗西斯将马修的碎发拢到耳后,嘴角是掩不住的笑意。

马修觉得自己快被宠坏了,但是却不反感弗朗西斯的话。他偷偷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人注意他们,于是吻住弗朗西斯的嘴唇。弗朗西斯搂住马修,回应着他的亲吻,一只手却偷偷伸进马修没拉上拉链的挎包里,将他的护照拿了出来。两人的亲吻结束后,站后面不远处的柜台里的男登记员,一位来自Spain的小伙子向他们招了一下手,面带笑容地说:“下一位。”在马修回头的时候,弗朗西斯悄悄将护照塞进了西裤口袋。

伊莎按照路德维希的话,终于找到了照片中的铜头雕像。她停下脚步,拿起手机对比了一下,确定没错后看向四周,但仍然没看见基尔伯特的身影。就在这时,手机又震动了两下,她叹了口气,看向手机。这次的照片是一个雕像的局部,虽然只拍了一只手,但不难认出这是著名的思想者雕塑。伊莎左右看看,再次寻找起来。

“也许下次要早点出门。”阿尔弗雷德这样想着,抬头望了望还在上升的电梯,边抱怨着怎么楼层之间隔这么高的距离边认命的继续跑。

弗朗西斯站在他们刚刚拥抱的地方,微笑着注视前面正在翻找自己挎包的马修。马修有些慌张地翻着自己的包,他抬头看了一眼正耐心等待的男登记员,低头接着翻找护照,他明明记得自己把护照放在了包里,可现在却找不到了!“我找不到护照。”马修小声的说。男登记员的笑容转为了惊讶,他抬眼在弗朗西斯和马修之间看了看,然后看向身边的女同事。

马修在翻找无果后转身对弗朗西斯焦虑的说:“我的护照不见了。”弗朗西斯听到后,装作毫不知情的急忙走到马修面前,马修飞快抬头看了下弗朗西斯,继续低头翻找自己的挎包。弗朗西斯看了一眼男登记员,又看见马修焦急的样子,出声安慰道:“等等,先冷静,让我找找。”马修没有多想就把包给了弗朗西斯,他抬起手将两边的头发全部拢到后面,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弗朗西斯接过挎包后放在地下,蹲下身开始一层层找。

电梯终于在二楼停下,这次阿尔弗雷德上来得有些晚,他喘着气说:“亚瑟,亚瑟。”“阿尔,拜托。”亚瑟有些不忍。“亚瑟,我想......等等!”阿尔弗雷德想上前阻止缓缓关上的电梯门,但是慢了一步。“其实他只要说爱他就好了。”一个戴着梅花头饰的黑发女孩小声对旁边一个扎低马尾的黑发男子说。刚刚接话的黑色短发少年赞同的点点头。“感情你们是一家人啊。”亚瑟在心里默默吐槽,开始有些期待阿尔下次能早点到。

“啊,好想我家小番茄啊...”男登记员看着弗朗西斯和马修两个人,轻轻叹了一口气。弗朗西斯将包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递给马修,钱包,眼镜盒(他还特意打开检查了一下,逗的马修“噗呲”一下笑了),一串钥匙......他的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让马修也渐渐冷静下来。男登记员吃惊等看着他们,又抬头看看后面有没有来登记的人。恩,一个人都没有,全在身边的金发女同事那边,排了一条长龙。

“幸亏我们不是去埃菲尔铁塔。”阿尔弗雷德边往上跑边感叹。

伊莎向着思想者雕塑一路小跑,并时不时的和手机里的照片对比,她发现雕塑手中多了一个小红盒子。就在这时,基尔伯特悄悄的走到伊莎身后,轻轻拍了她的下肩膀。在伊莎转头的时候快步走到雕塑前,跳起来取下红盒子,笑着看向伊莎。

弗朗西斯依旧不急不躁地递给马修一本笔记本,一支钢笔,然后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戒指盒,故作惊讶地递给马修。马修有点没转过来,他小心地接过戒指盒,幸福代替了焦虑,他笑着轻轻开口:“但是,弗朗......”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喘着气正好同时到达,使得包括亚瑟在内的人都吓了一跳。“我想说的是......”他真诚地注视着亚瑟的双眼,“I love you(我爱你).”他的手上拿着一个戒指盒,周围的人都露出了祝福的笑容。“阿尔,你疯了吗?”亚瑟不可思议的问,激动和紧张的语气出卖了他。

马修看着盒子中的戒指,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弗朗西斯这才拿出护照站起来,笑着看着马修:“护照找到了,不给我个拥抱吗?”马修也不顾手上的东西会掉在地上,感动的抱住弗郎西斯。男登记员和周围的人看他们,脸上都是祝福的微笑。“这招用在罗维诺身上,他可能会激动的打我几拳。”男登记员看着拥抱的两人,笑着摇了摇头。

基尔伯特慢慢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求婚戒指。伊莎吃惊的捂住嘴巴,笑着抬头看向同样笑着的基尔伯特,又看了看求婚戒指,开心的说:“可这不算数...你还没问过我爸爸呢。”基尔伯特听完,笑着抬头向着思想者雕塑,说道:“先生,我可有荣幸请您把女儿嫁给我?”等了一会儿又转头看向伊莎,“他说他会好好考虑。”说完给伊莎戴上戒指。

亚瑟看着盒子里的戒指,开口道:“But(但是)......”阿尔弗雷德没有等亚瑟说完,就拿出戒指小心的戴在亚瑟的左手无名指上,然后抬头期待的看着亚瑟。

弗朗西斯托起马修戴着结婚戒指的左手,温柔的为他戴上新的戒指。马修一脸辛福的看着弗朗西斯为自己戴好戒指,然后抬眼注视着他。“我太爱你了,还想和你再结一次婚。”弗朗西斯深情的看着马修说。回应他的是一个温柔的吻。马修低下头想了想,然后抬起头笑着说:“再告诉我一次,我为什么要离开?”

亚瑟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眼睛亮亮的,他抬起头看杂而反垄断,嘴角向上翘了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电梯却“叮——”的一声关上了。阿尔弗雷德站在电梯门前,低下头看着向下的电梯,转身向楼下跑去。

基尔伯特和伊莎相视而笑,然后像是等待对方许可一样,两人都试着向前迈了一小步,最终相拥深吻。

—————————————END————————————

 

呜呜呜π__π,结果还是过了凌晨两点多,宝宝不开心(。˘•ε•˘。)【泥垢

 

普洪这对cp是我最苦手的,因为没写过,所以把握不好两个人的性格;尤其是博物馆的那段,发现自己知识量不够,怎么都写不出脑中的场景【雕塑什么的_(┐「ε:)_  

最开始这篇文章是写在本子上的,将近三页纸的草稿,还特意上网查了些资料【罗丹的雕塑和雕塑名称】,码字的时候自己修修改改,就是现在放上来的完稿了。

虽然结尾想写一点风景描写,但是怎么写都不满意,于是就这样结尾了,希望没有烂尾

其实如果能画出来的话,估计就能有景物衬托了,然后客串的人也不用特意打出来了【x【可以的话希望能抽出时间试着画画看【有生之年系列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21)

听故事的小孩__复建开始

给你绿箭,交个朋友呗~
[擅长安静的自娱自乐-.-]
APH全员厨,偶尔写渣文
一个小透明,绘画修炼中

© 听故事的小孩__复建开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