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故事的小孩__复建开始

蕾丝花边

这篇是给@渡渔默寻_长长长长弧 大大写的文,祝大大早日抽到ssr(○’ω’○) 

 

文笔依旧那么的渣,这么晚放出来真是抱歉,月考完后就跟疯了一_(┐「ε:)_

 

cp:加法加【马修x弗朗索瓦丝(法娘)  普设   讲真,马修可以在上面的【x

 

马修·威廉姆斯对弗朗索瓦丝一见倾心。那时马修只是个无名的小摄影师,而索瓦丝却是当红模特。从自己相机里头,马修见试过各种各样的美女,但只有索瓦丝,优雅高贵中带着些许慵懒,是一种让人忍不住想要爱惜的美。穿在索瓦丝身上的时装千变万化,但很特别的是,她左手手腕上似乎永远都有一根美丽的蕾丝花边饰物。

其实大家一开始并不看好马修和索瓦丝的恋情,可事情发展到后来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因为索瓦丝不仅乐意和马修恋爱,而且答应了他的求婚。

那是巴黎春天的傍晚,索瓦丝伸手接过求婚戒指时,手腕上的蕾丝花边扣竟然散开了。马修弯腰去捡,抬头的一刹那,瞥见索瓦丝手腕的脉搏处有一道细长的、浅浅的伤痕。索瓦丝似乎察觉到了马修的注视,略显慌乱的用另一只手握住那手腕。那种敏感神色令马修生生压下了自己的满腹疑惑。马修默默将蕾丝花边缠绕在索瓦丝手腕原先的位置。这样的不动声色,反倒令索瓦丝惊讶极了。

其实那一刻,马修好想追问究竟。可他又想,有些话,哪怕只是关切也不可轻易提起。

订婚后不久,马修就从朋友那得知了蕾丝花边的故事。索瓦丝曾今和一个富家男琼斯深恋,却遭到对方父母极力反对。最后,琼斯在家人逼迫下飞回美国的家。没过多久,传来他与豪门名媛罗莎结婚的消息。于是,绝望的索瓦丝在T台后的一个角落里割了腕,幸而抢救及时......

听罢,马修满脑子里立刻闪过索瓦丝手腕上那道浅浅的痕迹。旧爱的印记,原来是那么惨痛的记忆!

那天之后,马修加倍努力工作,也加倍爱护索瓦丝。在旁人眼里,马修和索瓦丝已经慢慢变成了令人羡慕的情侣。可甜蜜背后,索瓦丝手腕上依旧变换着各色各样的蕾丝花边饰物。作为一个男人,马修可以不介意过往,却无法不在乎这样的遮掩——在那段初恋里,是怎样一个出色的男子,会让她以死相殉?

第二年的圣诞前夕马修和索瓦丝相拥到酒店看良宵婚房。在电梯口,闺蜜爱丽丝把索瓦斯拉到一旁嘀咕片刻。随后,马修便察觉出自己的准新娘有些心不在焉。在摆满喜庆彩灯的婚房里,索瓦丝迟疑着问马修:“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我的手腕上总是戴着蕾丝花边饰物?”

“亲爱的,我早就知道关于琼斯的故事。”马修强装镇定地面对索瓦丝道,他知道,有些事情迟早是要面对的。索瓦丝低声说:“可能你不知道,他前不久回到法国,约我见面,告诉我说他已经接管了美国的家族事业,并且已经离婚了——他希望我做出选择。”说着,索瓦丝翻出手机上的机票预订信息,是新年第一天下午巴黎飞往美国的头等舱。

马修的心揪紧了,他深吸口气说:“亲爱的,无论你做何种决定,我都会尊重,但我真心希望你以后的幸福不该再有蕾丝花边遮掩。”索瓦丝望着前面的马修,曾今,她只不过是想从这个平凡善良的男人处得到某些慰藉,后来他也感受到了他的好,只不过自己对他的爱并不强烈。

可现在从新审视马修,一个男人能做到如此宽容,内心该经历过怎样的焦虑、挣扎和无奈的期待?没有深爱,又怎么做的到呢?

良久,索瓦丝幽幽道:“刚才爱丽丝告诉我,他今天因故要提前返回美国。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我手腕上蕾丝花边的故事,所以我现在要赶去机场,原原本本告诉他。”说罢,索瓦丝从挎包里拿出一只锦袋,里面是她带过的各样的蕾丝花边饰物。马修看见索瓦丝褪下自己手腕上的那根蕾丝花边饰物,轻轻放进锦袋里。那一刻,索瓦丝的脸上露出彻底放下过去的开朗笑容。

圣诞节前的巴黎大街车水马龙,马修陪伴索瓦丝坐在赶往戴高乐机场的出租车里,两人的手浅浅相握——旧爱的痕迹,终于被另一场真爱完全抚平。

评论(9)
热度(10)

听故事的小孩__复建开始

给你绿箭,交个朋友呗~
[擅长安静的自娱自乐-.-]
APH全员厨,偶尔写渣文
一个小透明,绘画修炼中

© 听故事的小孩__复建开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