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故事的小孩__复建开始

The Gift (礼物)

这篇是@落雪尽千灰,残垣凄如画 大大点的娘塔软绵绵组的日常,然而只有告白的日常行吗?(´°ω°`)【我差不多已经是条咸鱼了_(:3 」∠)_

非常抱歉拖到这么晚才放上来,感觉补课把我的身体都掏空了,其他的我也会慢慢放上来的

 

男女软绵绵组,很隐晦的微量米英,人物可能OOC,文笔跟桃酥饼一样渣【x

礼物包装员:玛格丽特·威廉姆斯(加娘)X魔术师: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法娘)

 

【“亲爱的顾客,我们的店将在五分钟内关门,感谢您的光顾。”】

“那边那个是只小兔子吗?”马修和弗朗西斯背对着柜台小声交流着。“抱歉,您说什么?”正在专心包装礼物的玛格丽特低着头问。“不,没什么,只是我和先生的聊天。”马修转过身回答,当他看到那个包装精美的礼盒时,不禁发出一声赞美,“噢,这包装太漂亮了!”“亲爱的,我说这太不公平了,把它给看都不看就急着把包装拆开的人!”弗朗西斯用手比划了一下撕包装的动作,然后不停赞叹着,“这包的真是太漂亮!太棒了!噢,我的天哪!”

“谢谢您。”玛格丽特谦虚又害羞的笑着,“这只是个包装,重要的东西总是在盒子的里面。”弗朗西斯接过包装精美的礼物盒,有点好奇地问:“这是个电动剃须刀吗?带刮胡刀的那种。”并把一只手放在胡子上比了个刮胡子的动作。玛格丽特微笑着摇摇头:“不,先生。我保证这是个能让人们感到幸福的东西。”弗朗西斯听闻挑了下眉,嘴角向上30°弯起。马修悄悄的拉了拉弗朗西斯的衣袖,“好的,太感谢你了。”礼貌的向玛格丽特道谢后牵着弗朗西斯向门口的红色轿车走去。

玛格丽特目送马修和弗朗西斯走出礼品店,店里剩下的几个顾客也开始陆续离开礼品店,于是弯下腰开始整理柜子里的包装纸和彩带。

“晚上好,梅格小姐。”弗朗索瓦丝推开店门,拎着手提包走到柜台前。“哦!波诺弗瓦小姐。”梅格听到声音后立刻放下手中的包装纸,起身和弗朗索瓦丝打招呼。“弗朗索瓦丝,叫我弗朗索瓦丝就好。”弗朗索瓦丝微笑着矫正。“啊,是的,那个,我很抱歉。”梅格略带慌乱地用手理理发丝,害羞的笑着,“我,我只是需要时间来适应。”“当然。”弗朗索瓦丝点点头表示理解。两人一时相对无语。

“呃,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梅格见店里再没其他顾客,鼓起勇气询问。弗朗索瓦丝低下头略微想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正欲开口时,梅格想是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噢,呃,很不巧,你喜欢的那种包装纸已经用完了。”说着侧过身子,并用手指了指身后的架子,弗朗索瓦丝听到这句话很明显的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梅格又赶紧补充道,“但是我留了一些你喜欢的那种铂金纸。”弗朗索瓦丝微微低了低头,轻轻地说,“你真是太好了。”接着又摇摇头,话语中带着歉意,“但是下一季之前我都不需要买什么东西,今年不演了。”梅格轻轻点了点头,表情稍微有些失落。

弗朗索瓦丝看见梅格有些失落的表情,右手将散下的发丝别回耳后,“不过这里还有一些...魔法。”手放下来的时候,变出一朵白百合。“哇,太厉害了!”梅格立刻笑出了声,伸手接过弗朗索瓦丝递过来的白百合,低下头轻轻地闻了闻,“你怎么知道这是我最喜欢的?”说完准备将白百合插进柜台左边的花瓶。弗朗索瓦丝马上将那个花瓶拿了过来,花瓶中的几只白百合正散发着香气。“谢谢你。”梅格将手中的白百合插进花瓶,摆弄着花瓶中的百合,“这太有趣了,就像在现场看了你的魔术表演一样。”说着抬头看着弗朗索瓦丝,语气中带上一丝遗憾,“但是我没有机会去现场看看。”弗朗索瓦丝也看着梅格,微笑着轻轻摇头,“也许有一天,我能有这个荣幸。”梅格听闻,害羞的笑了。弗朗索瓦丝也继续微笑着说:“为你留一个专座,就在5-A。”

梅格有些微微的脸红,她将身体向前倾了倾,“你一定无法相信,但有一次我决定去看了,”梅格将胳膊支在柜台上,“演出开始前,我就快到了。”“然后?”弗朗索瓦丝也学梅格一样身体前倾,胳膊支在柜台上。“然后我发现我...”梅格顿了一下。“太忙了。”弗朗索瓦丝接着说。“我得回来这里收银。”梅格直起身子,用手扶了扶眼镜。“情理之中。”弗朗索瓦丝也跟着直起身子。“呃,波诺弗瓦小姐,我是说弗朗索瓦丝,”梅格将目光转向别处,有些尴尬地说,“我们要关店了,所以我想......”“噢,所以我想,”弗朗索瓦丝打断梅格的话,思考了一会后说,“我这儿有份礼物,”弗朗索瓦丝将手提包放在柜台上,然后拉开拉链,“你能帮我包装一下吗?”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个红色的长方形扁盒子。

“当然可以,当然。”梅格笑着回答。弗朗索瓦丝听后将红色的长方形扁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串做工精致的项链。“噢,这太漂亮了。”梅格看着这串项链,忍不住惊叹道。“这是......我家的传家宝,”弗朗索瓦丝拢了拢头发,考虑了一下措辞,“我想你会喜欢的。”“是的,我很喜欢。”梅格看着项链说,“包装都感觉配不上它......”说着抬起头,眼中透着喜悦,“也许有个盒子就够了。”“噢,我很肯定这需要包装一下。”弗朗索瓦丝顿了顿,补充道,“那就是我来到这里的原因。”“是的,”梅格再次低下头看着项链,“好吧,那就来包装一下吧。”说完轻轻将盒子盖上,挪向自己这边。

【“亲爱的顾客,我们的店现在要关门了,期待着与您的下次见面。”】

广播里的机械女声刚落,店里的灯就都自动熄灭了,只剩下柜台上的两盏台灯还亮着。另一个员工很快收好东西离开了礼品店。梅格和弗朗索瓦丝之间又一次陷入尴尬的沉默。

“呃,你喜欢哪种包装纸?”梅格看着另一个店员推开店门后,将目光收了回来。“我希望按照你的品位来选。”弗朗索瓦丝微笑着看着梅格回答。“不不不,波...弗朗索瓦丝,这担子太重了。”梅格慌张的连连摆手,摇着头说。“放轻松,梅格,”弗朗索瓦丝轻笑着安抚道,“你的品位,我很相信。”“好吧,”梅格放松下来,低下头轻轻说,“至少你得告诉我,你要在什么情况下送这个礼物给谁。”说完用眼神偷偷看着弗朗索瓦丝。“我的朋友,就是一个很亲密的朋友。”弗朗索瓦丝没有多想就回答了。

梅格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但依旧轻笑着说:“很棒......麻烦请稍等一下。”然后不等弗朗索瓦丝说话,转身走进柜台后面的储物室。弗朗索瓦丝把手伸向前,张了张嘴却没有出声,只好无奈的放下手站在柜台前。很快梅格又再次回到柜台,“讨厌的亮片。”并抬手擦擦眼睛,笑着抱怨一句。弗朗索瓦丝看见梅格有些红的眼角,“也许我应该......”并打算收起红色礼盒。“噢,不不,不,”梅格急忙伸手阻止弗朗索瓦丝,慌乱地解释,“我,我没事,我只是...我是在柜台待太久了。”弗朗索瓦丝盯着梅格看了一会,最终收回手,有些欲言又止。

“呃,我想想,我们这儿有什么包装纸......”梅格看看架子上的包装纸,又看看弗朗索瓦丝,“法国红,宝石红,俄国红,酒红。”又转头看了看弗朗索瓦丝,稍稍考虑了一下,“嗯,法国红,这个不错。”说完将包装纸拿下来,铺开在柜台上,“可能有点幼稚?”“我想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弗朗索瓦丝终于开口说。“你换酒红色吗?”梅格停下动作,抬头询问弗朗索瓦丝。“不,只是,我和她,”弗朗索瓦丝顿了一下,“我们只是......”“搭配这种色彩真是完美。”梅格自顾自的说了一句,低下头继续手上的工作。

“实际上我们是一年前认识的,”弗朗索瓦丝组织着语言。“就差最后一步。”梅格没有抬头,依旧喃喃自语着。“就是在一年前的今天,在这个店里,”弗朗索瓦丝看着梅格继续说。“好了,包装完成。”梅格将金色彩带扎了个漂亮的蝴蝶结,终于抬起头笑着把包装好的礼盒双手递给弗朗索瓦丝。“就在这里。”弗朗索瓦丝双手握住梅格捧着礼盒的双手。梅格有些疑惑不解地看着弗朗索瓦丝,然后仿佛明白了什么,脸变得红红的,惊喜的问:“弗朗索瓦丝?”

电话不合时宜的响起,弗朗索瓦丝只好放开梅格的手,满是歉意的说:“很抱歉,我得接个电话。”说着转身边掏电话边走向角落,“嗨,亲爱的,我马上回家,很快。”梅格十分尴尬的捧着包装好的礼物盒,呆呆的杵在柜台后面,听到弗朗索瓦丝说的话后,连忙放下礼物,脸上满是复杂的表情。“......我有特别的东西要给你。”弗朗索瓦丝柔声对电话那端的人说,“好的,好的。”梅格转过身,仰起头拍拍脸,又赶紧转回身,用手理理衣角。“......你也是,等会见。”弗朗索瓦丝挂断电话,转身走回柜台。

“谢谢你。”弗朗索瓦丝拿出钱,右手在空中一抓,变出来一枝玫瑰。她将这两样东西一并放在柜台上,拿起放在柜台上的礼盒,再次赞叹一句,“包装的太美了!”然后看了下梅格,“很抱歉,我得回家了。”梅格默默地点点头,看着弗朗索瓦丝推门离开。

“能把包装纸还回来吗?”梅格冲门口喊道,又赶紧摇了摇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不安的纠着手指“我需要把包装纸拿回来。”说完急急忙忙的低头解开系在脖子上的蝴蝶领巾,却惊讶的发现那串项链就带在她的脖子上,她不敢相信的照了照柜台上的镜子,惊喜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周年快乐,梅格小姐。”广播中响起弗朗索瓦丝的声音,话音刚落梅格头顶的灭火器喷出一大堆五颜六色的小纸片,上面用法语和英语写着“I  LOVE  YOU”的字样。“天哪!”梅格激动地叫了一声,连忙跑出了礼品店,与等在门外的弗朗索瓦丝紧紧拥抱在一起......

评论(4)
热度(15)

听故事的小孩__复建开始

给你绿箭,交个朋友呗~
[擅长安静的自娱自乐-.-]
APH全员厨,偶尔写渣文
一个小透明,绘画修炼中

© 听故事的小孩__复建开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