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故事的小孩__复建开始

第15页和第16页之间的薰衣草

写在前文的话:想提高一下自己的写作水平,上网查了一堆资料,然而前路漫漫【远目】有原创人物出场。要到很后面才会和标题有关联。【趴

 

渣文笔,人物可能ooc 

 

      美/国时间早上八点,阿尔弗雷德被床头的闹钟给吵醒了。他快速伸手关掉闹钟,转头看向躺在身边睡得正香的人,还好,亚瑟只是微微皱眉,向阿尔弗雷德这边挪了挪,并没有被吵醒。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的起身,下床穿好衣服,给亚瑟拢拢被子,然后去卫生间洗漱一番,出来后又看了眼还没醒的亚瑟,想想他今天貌似没什么工作,就没有叫醒他,放轻脚步走出卧室,轻轻关上房门,避免动静太大,吵醒昨夜很晚才睡的亚瑟。

     “早上好,琼斯先生。”管家Johnson【*1】看见阿尔弗雷德从楼上走下来,便站在楼梯口一边恭敬地说,”早餐已经为您准备好了。”“谢了,Johnson,早上好。”阿尔弗雷德脸上带着美国式的笑容,拍了一下Johnson的肩膀,向餐厅走去。”请问......还有什么吩咐吗?”Johnson发现那位来自英/国的金发绅士没有跟着一起下来,就又小心翼翼的问了句。”Hum.....不用叫醒亚瑟,他昨晚太累了。”阿尔弗雷德回答,又想了想说,”泡一壶早茶,亚瑟喜欢起床时喝一杯提神。””知道了,先生。”Johnson回答,目送阿尔弗雷德走进餐厅。

——————————我是不知道怎么过渡的分割线——————————

       美/国时间早上九点,亚瑟终于在透过窗帘缝洒进来的阳光照耀下和窗外小鸟的歌声中醒了过来。“唔......阿尔?”亚瑟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看向身旁,空无一人。”......阿尔弗雷德?”亚瑟坐起身,目光扫过整个卧室。窗边的书桌上躺着几张便签纸和没盖上笔帽的钢笔,一件T恤被人随手搭在椅子上,墙上贴着美国英雄大大的海报,彰显着美国风格的卧室。

     “啊——我忘了,这是他在首都的别墅......”亚瑟揉揉那头因睡觉而变得凌乱的金发,嘀咕一句。下床穿衣的时候,亚瑟的动作明显停顿了一下。”嘶——混/蛋阿尔弗雷德!”倒抽了一口冷气,亚瑟扶着腰暗骂道。总算是咬牙洗漱整理完毕,亚瑟面带温色的走下楼。

     “早上好,柯克兰先生。”Johnson看见亚瑟面带温色地从卧室出来,立刻上前打了声招呼。”早上好。”亚瑟见来人不是阿尔弗雷德,立刻收起脸上的小情绪,点了下头,礼貌的回到。”早餐和早茶已经准备好了,请去餐厅用餐。”Johnson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谢谢,请问阿尔弗雷德在哪里?“亚瑟礼貌地问。”琼斯先生已经吃完早餐,开车去白/宫了。”Johnson简短回答。”谢谢。”亚瑟没再多问,走去餐厅,内心却抱怨着阿尔弗雷德为什么不叫醒他。

——————————我是不知道怎么过渡的分割线——————————

       坐在前往白/宫的黑色专车上,亚瑟百无聊赖的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您在想些什么吗,先生?”坐在前面的一位黑衣人问亚瑟。”......只是在看车窗外的风景罢了。有什么事吗?”亚瑟回过神,看向这个略显年轻的人。“不,并没有,我只是以为您在想些什么......”那个年轻人回答亚瑟。“so?你想从我这套点话吗?”亚瑟扬扬眉毛,眼中闪过一丝戒备。“您误会了!我只是有点好奇,就想随便聊聊......”年轻人立刻慌乱的解释,脸上的尴尬将此刻自己的心情显露无疑。”到底是年轻人,只一句话就沉不住气,将自己的情绪全写在脸上。”亚瑟观察着年轻人的表情,在心里想,完全忘了自己早上的小情绪。

    “别紧张,我只是随便说说。一个不怎么好笑的笑话而已。”亚瑟心里到底有些过意不去,嘴角微微上扬,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说。“呼——”那人轻轻呼口气,擦擦额角的汗,放下了心,“柯克兰先生真爱开玩笑。”“哈哈,抱歉。”亚瑟虽是笑着说,但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真是太过年轻了,完全没有防范意思,一点也不懂得掩饰自己的内心,CIA的招人标准原来这么低吗?干脆去套他的情报得了,打发时间。”亚瑟在心里嘲笑。

    “你是什么时候从事这份工作的?”亚瑟装作不经意的问。“14年年初,那时我刚从西点军校毕业,就被分配到......””Young!【*2】不要打扰柯克兰先生休息。"那个年轻人如实回答,却被另一位开车的黑衣人打断了。“sorry,我不是故事的。”被唤作Young的那个年轻人像是意识到什么,立刻住了嘴。”很抱歉打扰您休息了,请原谅。”开车的黑衣人说道。“没关系,我不建议。”亚瑟不动声色的说。”开过这条街就到了,还请您好好休息。”开车的黑衣人不带感情的说。”谢谢关心。”亚瑟也没了谈话的兴致。反正这么年轻的人也套不到什么实际的话,而另一位还是算了吧,这么想着又转头看向窗外。

———————————我是不知道怎么过渡的分割线———————————

     “您好,柯克兰先生,请问来这有什么事吗?”助理确认完身份信息后问。”我来找琼斯先生。”亚瑟回答。”请问您是以什么身份......?“助理试探的问。”仅仅以亚瑟·柯克兰的身份来找阿尔弗雷德·F·琼斯先生。”亚瑟简明扼要地回答。”请稍等,我打个电话问问。”助理听后,语气轻松了不少。”谢谢。”亚瑟微笑着道谢。

     “柯克兰先生,琼斯先生请您直接去他的办公室。”助理打完电话回来后说。”谢谢。”亚瑟点头致谢,并委婉拒绝了助理的带路。来得多了,自然而然就记住了怎么走。

———————————我是不知道怎么过渡的分割线———————————

        听见敲门声的阿尔弗雷德头也没抬说了句“请进。”“为什么不叫醒我?”亚瑟进来关上门,直接问道。“哈?”阿尔弗雷德莫名其妙的抬起头,正对上亚瑟那气鼓鼓的脸。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你笑什么啊?!baga!”亚瑟见此情景,生气的问。“噗哈哈哈哈,亚瑟你这表情真可爱!”阿尔弗雷德笑的眼泪都出来了。“baga!这有什么好笑的啊?!”亚瑟不知是气的还是害羞,脸上一层淡淡的红晕。

      “哈哈哈哈,别生气嘛亚瑟,你来找我有什么事?”阿尔弗雷德止住笑,示意亚瑟坐在办公桌前面的软椅上。”唔......恩......也没有什么事啦!就是闲的无聊,打发时间而已。才,才不是因为孤单呢!也,也是不想你什么的!你可别想多了啊!绝对没有哦!“亚瑟刚坐下就喋喋不休的说起来,一脸认(骄)真(骄)地表示只是无聊而已,绝对没有别的什么!

      “哈哈哈哈哈!亚瑟想我就直说嘛!我又不介意的!”阿尔弗雷德充分的发扬了(a)ky的属性,很美国式地大笑着说。“baga!baga!我都说了没有想你啊!baga!baga!baga!”亚瑟这回是真害羞的脸红了,不自觉提高了声音。“嘘——会吵到别人的。”阿尔弗雷德将食指抵在亚瑟的嘴唇上。“......我,我知道......"亚瑟被这突然的举动吓着了,红着脸愣了好一会,才嘟囔着小声说。

      “我还要处理完这几项公务,亚瑟你先自己看会书吧。等下一起吃午饭哦。”阿尔弗雷德笑(调戏)够了,指指靠墙的书柜。“一起吃午饭什么的......也,也不是不可以了......”亚瑟别扭的说,将头转向一边。”反对意见一概不接受。”阿尔弗雷德说出自己的口头禅,然后低头认真阅读报告。亚瑟看阿尔弗雷德很是认真的神情,动动嘴唇,而后打消了说话的念头,起身走向墙边的书柜。

———————————我是不知道怎么过渡的分割线———————————

       说是书柜,却还摆着一些与书无关的杂七杂八的东西(倒不如说是做成书柜的杂物柜),亚瑟一边打量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七八成新的棒球手套和棒球(再怎么运动你也瘦不下来≡≡);一座小的自由女神铜像(典型的美/国人,哦,他本来就是美/国的意识体≡-≡);插了两支钢笔的笔筒,其中一只钢笔表面已经失去光泽,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另一只钢笔没了笔帽,笔尖不知怎么有点折了(这支可以扔掉吧?);几本从本田那借来的漫画,边角有点儿卷(我是不是眼花?”如何攻略骄傲小受是“什么鬼啊?!(/"≡ _ ≡)/~┴┴);旁边放着几本美国人写的书,封面上的书名表明它们的作者大都已离开人世(hum......总算是放了几本深奥的书≡ _ ≡);在这几本书下面压着一份用牛皮纸袋装着的文件(阿尔这个大baga!这东西可以乱扔吗!(╬▔皿▔));下面的小柜子上了锁。

       打(吐)量(嘈)完毕,亚瑟随手抽了一本白(顺)底(眼)的书,拿在手中仔细一看,书面上印着《Uncle Tom's Cabin》,作者:Harriet Beecher Stowe。【*3】”Interesting.“亚瑟暗自说了一声,随意靠在书柜一旁,翻开书读起来......

———————————我是不知道怎么过渡的分割线———————————

     “呼——终于都完成了!我真是hero!“阿尔弗雷德不顾形象的伸了个懒腰,转过头去看亚瑟,”Hey,亚瑟!我完成了今天的工作哟,是不是很hero?“但亚瑟理都没理他,依旧在看书,中午的阳光倾斜进屋,像金色的头纱一样罩在亚瑟头上,使他整个人看上去安静美好。阿尔弗雷德有点看呆了,他眨了眨眼睛,提高声音喊:“我说,亚瑟,才不多到该吃午饭的时间了,hero都快饿死了!””阿尔,这本书是首版吗?”亚瑟靠在书柜旁,没头没尾的问了这么一句。“哎?什么?你说的是哪本?”阿尔弗雷德被这突然一问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离开座位走上前去。

      “就是这本《Uncle Tom's Cabin》,是首版吗?”亚瑟合上书,把它递给阿尔弗雷德。“好像是吧?怎么了?”阿尔弗雷德接过仔细翻看了一下,莫名其妙的看着亚瑟。“没什么......就是想起一件很久以前的事情。”亚瑟回答。”是什么?”阿尔弗雷德好奇地问。亚瑟沉默了一会,站直身试图转移话题:”想不起来了,吃饭去吧,你不是说快饿死了吗?“

   “好狡猾!不想说却不告诉我!”阿尔弗雷德鼓起脸,活像个受委屈的孩子。“哈?那么久远的事我怎么记得请!”亚瑟边说边往门那走,却被阿尔弗雷德一把抓住摁了回去。”亚蒂不回想起来的话,hero是不会让你走的,反对意见一律不予承认哦!”阿尔弗雷德凑近说,鼻尖挨着亚瑟的鼻尖,温热的气息打在亚瑟脸上。

   “什,什么啊!”亚瑟有些恍惚,底气不足的说。两人保持这样的姿势对视着,直到亚瑟终于放弃隐瞒。“好了,好了!我想起来了!”亚瑟气呼呼地推开阿尔。”哈哈哈哈哈,早这样不就好了嘛!“阿尔又恢复了(a)ky的样子,气的亚瑟牙痒痒。

     “你还记得这本书英文第一版出版的那年,我曾坐船到旧/金/山吗?”亚瑟坐到沙发上。“当然记得,那时船上还有好几个华工。【*4】”阿尔跟着坐过去。“那天晚上我在你那留宿,你给我看过这本书。”亚瑟声音轻轻的,似是回忆。“是的,当时你评价说:’只是一部感伤小说。’”阿尔弗雷德语气中带了点不满。

      “我为当时的不理解道歉,要知道,在那时的背景下谁都不会在乎这些。”亚瑟闭上眼,半倚在沙发上。“我明白的,斯托夫人也明白,所以她才写了这部小说。”阿尔弗雷德轻轻抚摸着书面上Harriet Beecher Stowe这几个单词。”当时我根本没看几页就去睡觉了,因为第2天一早我就要回国。”“是的,你几乎是皱着眉头看完那几页的。”

     “但是我依稀记得,在第15页和第16页之间我夹了一小枝薰衣草在书里头【*5】,为了下次再看时记得。”亚瑟缓慢而又小声的说,声音不易察觉的顿了顿。”我完全不知道,你回去后我也忙于我家的事务,早就忘记那本书放哪了。”阿尔没有察觉亚瑟说话时的微妙停顿,”就算这本是首映版,也不是原来的那本了。”亚瑟良久没有说话,直到阿尔弗雷德以为他睡着了,试探性的摇了摇他,才重新睁开眼睛,好像自言自语的低声喃喃:”是啊,早就不是原来那本了......我真是......“后面的话因为声音太小,阿尔压根没有听清。

    “Hey!我说,与其怀念过去,不如掌握现在!真是人老了就会喜欢怀念过去。”阿尔弗雷德听完后很快没了兴趣。“啥?!阿尔弗雷德你说什么?!”亚瑟坐直了身子,语气中带着怒意。“快走吧亚瑟,这么晚了我还没吃中午饭呢!”阿尔弗雷德拉起亚瑟的手,不顾亚瑟的挣扎走出了办公室。“阿尔弗雷德!你给我解释清楚,什么叫人老了就爱怀念过去?!”亚瑟生气地大喊,没有注意到周遭的人全都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俩。

———————————我是腐女们的的分割线【:-D】———————————

     “哇————琼斯先生和亚瑟先生真是配对!””对啊对啊!虽然吵吵闹闹,但却还是手牵着手。“”嘻嘻嘻嘻,我猜亚瑟先生肯定是个骄傲受!”“嘿嘿嘿,这还用猜!”“以后可有的八卦了。”“来这工作真是太棒了!”“......”“.....”

——————————回归正常的分割线——————————

“亚瑟?”阿尔弗雷德看着正在品红茶的亚瑟,欲言又止。”什么事?”喝到正宗英/国红茶的亚瑟气已经全消了。“你说过你把一小枝薰衣草夹在第15页和第16页了对吧?”阿尔弗雷德观察着亚瑟的表情。”是的,又怎么了?”亚瑟皱着粗粗的眉毛。“可第15页和第16页,是一张纸的两面,没有之间。”【*6】阿尔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Hmm......那是第14页和第15页?或是第15页和第16页?我记不清了。”亚瑟稍微回想了一下,不确定的说。”不必纠结,都那么久远的事了。”阿尔笑笑,咬了一口冰淇淋。“是啊,那么久远的事了......看来记忆不可靠。”亚瑟轻笑着,终止了这个话题。

————————————————END————————————————

写在后文的话:算是迈向成熟的写作文风吧,不再是前几篇简单的只写感情,而是尝试去加入一些历史或有趣的百科?花语?习俗?等,努力使文章更立体,更有内涵,所以也不再是单纯的放糖,毕竟糖吃多了也会腻口,是时候写点小清新的了~

 

小科普:Johnson【*1】:约翰逊这个名字源自英国的一对父子,父亲的名字叫“约翰(John)”,儿子的名字是“约翰的儿子(Johnson)”含义是“上帝的馈赠”。

Young【*2】:杨,源于古英文“geong”,意为“年轻的”。

《Uncle Tom's Cabin》,作者:Harriet Beecher Stowe【*3】:《汤姆叔叔的小屋:卑/贱者的生活》(英语:Uncle Tom's Cabin; or, Life Among the Lowly),又译作《黑/奴吁天录》、《汤姆大伯的小屋》,是美/国作家哈里特·比彻·斯托(斯托夫人)于1852年发表的一部反奴/隶制小说。

“你还记得这本书英文第一版出版的那年,我曾坐船到旧/金/山吗?”“当然记得,那时船上还有好几个华工。”【*4】:1852年3月21日,英船私运华工475人自厦/门赴旧/金/山。

“但是我依稀记得,在第15页和第16页之间我夹了一小枝薰衣草在书里头【*5】:在爱/尔/兰,当地人会将薰衣草绑在桥上,以祈求好运到来。 当你和情人分离时,可以藏一小枝薰衣草在情人的书里头,在你们下次相聚时,再看看薰衣草的颜色,闻闻薰衣草的香味,就可以知道情人有多爱你。

“可第15页和第16页,是一张纸的两面,没有之间。”【*6】:一页纸,单数在前,双数在后,无论中英,无一例外。

评论(4)
热度(4)

听故事的小孩__复建开始

给你绿箭,交个朋友呗~
[擅长安静的自娱自乐-.-]
APH全员厨,偶尔写渣文
一个小透明,绘画修炼中

© 听故事的小孩__复建开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