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故事的小孩__复建开始

这篇文的时间线真是前不着店后不着村

写在前文的话:本文请无视三次元时间线,写完后发现真的是处在一个尴尬的时间点,到底该算是晚了很久,还是提早了很久呢?要不到时候你们再倒回来看吧?( ̄ε(# ̄)☆╰╮( ̄▽ ̄///)

 

浪了这么久,终于浪子回头了ヽ(•ω•)ゝ【什么鬼哦?!

有没有想我呢? (/≥▽≤/)【没有=-=【好过分哦~(/TДT)/ 【脸呢?-=-【忘记带了(´・ω・`)

咳咳!以上纯属精分现场,请无视✪ω✪

 

既然暂时写不出虐,那就放糖吧!

 

渣文笔,人物可能会ooc

 

“英/国,果然我还是选择自由啊。”

“混蛋!我怎么下得去手......”

那年大雨,洗刷了过去一切。

那件事之后的我们,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往。

 

————时至今日————

 

“给英/国,开圣诞派对啦!绝对要来,如果不来后果自负啊!美/国。”

       有着粗眉毛的绅士一脸复杂的看着手上的邀请贺卡,微微蹙眉:”哼!╭(╯^╰)╮这次一定弄个大圣诞树给你点颜色看看!“说罢起身叫人去准备。

 

————圣诞夜晚上————

 

         “喂!美/国,我给你带圣诞礼物来啦!快开门!”英/国得意地喊道,敲了敲大门。“英/国?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美/国应声开门,一脸惊奇地问。“哼哼!o( ̄ヘ ̄o#)我可是(特意)准备了一棵大圣诞树哦!怎样?”英/国十分得意地说,(故意)没有回答美/国的问题。“大圣诞树吗?我已经有一棵了。XDDD”美/国大笑着回答,侧身让英/国进去,并吩咐仆人把英/国带来的那棵圣诞树搬进来。“没礼貌的小鬼!我可是挑了很久,特意带过来的!英/国一边说教,一边跟美/国走进派对大厅。

       “可是我这棵圣诞树已经很大了哦。”美/国指了指大厅正中央的那棵超大型圣诞树。“唔!可恶......”英/国看着那棵比自己带来的一半还大的圣诞树,哑(欲)口(哭)无(无)言(泪)。“XDDDDD总之,尽情地享受这一晚吧!这有很多好吃的食物,全都比你以前做的好数百倍!”美/国笑着对英国说,无(a)视(k)了(y)英/国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做的美食可是天下第一!”英/国听到这话,立刻气得炸毛。“就是单纯的字面意思,不要在意细节嘛,英/国。”美/国哈哈笑着,躲避着英/国愤怒的拳头。“你这个讨厌的小鬼!”英/国跺了跺脚,转身欲走,却被美/国一把拉了回来,随即脸颊被亲了一口。

“什......什么啊?!你在做什么呀?!!!”英/国红(娇)着(羞)脸(地)冲美/国问(喊)道。“哈哈哈哈,没什么啊!圣诞快乐,老亚蒂!”美/国毫不在意地回答,仿佛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一般笑着。“唔~~~~~~什么嘛!!那是什么称呼啊?!!!”亚瑟这会是彻底忘了他平时在意的礼节,全然没注意到周围人意味深长)的眼神。

“亚瑟,你不祝我圣诞快乐吗?”美/国盯着亚瑟的眼睛认真地问。“你......唔......圣,圣诞快乐......”亚瑟犹(害)豫(羞)了一会,红着脸吞吞吐吐地说。“哈哈哈哈,我的亚蒂真是世界第一骄傲。”美/国不顾亚瑟的小情绪,脸上带着平时难得一见的认真微笑,微微弯腰,做出邀请的动作,“May I have a dance with you?”

面对这个微笑,大脑已经完全当机的亚瑟,莫名其妙的就将手搭上了美/国邀请的手。

 

————镜头转向法/国那边————

 

在美/国家的派对上吃吃喝喝的法/国,被一群打扮美丽的女人包围着。

       ”哈哈哈~弗朗西斯先生真是风趣幽默呢。“一位穿小礼服的女士捂嘴笑着说。”是呀是呀,还这么浪漫优雅~“旁边一位盘发的女子符合。”若是我能有这样完美的男友该多好!“另一位紫色礼裙的女子感慨。

    “能与这么美丽的小姐们交谈,是我今晚最大的荣幸。”法/国用慵懒浪漫的语调回答那群女孩子,眼神却看向了派对大厅某一角。

   “吶,熊吉先生。为什么没人注意到我呢?”马修看着怀里的白熊,轻轻地问。“谁?”正在吃蜂糖的白熊头也不抬,含糊地问。“马修啦,真是的......明明我也有参加,却没人发现我呢。”马修话语中带了点失落,用力抱紧了白熊。

    “存在感这么低,又待在这么难发现的地方,就算是先生也很难看见我吧?”马修低头喃喃自语,思考着要不要换一个显眼的地方以提高存在感。“biong~小马修♥今晚可是圣诞派对,怎么这么消沉?”弗朗西斯左手端着红酒杯走到马修跟前。“哎?!晚上好先生。”马修回过神,看见面前的弗朗西斯,慌慌张张的说到,微微红了脸。

       弗朗西斯优雅地笑笑,晃晃杯中的高档红酒:”晚上好,小马修。有什么烦心事吗?”马修看着微笑的弗朗西斯,愣了愣神:”不,并没有......“”那么,为什么这么无精打采的?”弗朗西斯接着问。“呃......因为......因为......”马修越说越小声,低头看怀中的熊先生。“谁啊?”白熊被抱的有点喘不过气。“马修哟......”马修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到这一幕,弗朗西斯立刻明白了一切。“可爱的小马修。”弗朗西斯说道,喝了口红酒。”什么事,先生?“马修抬头问,却看到弗朗西斯上前一步,右手抬起自己的下巴,吻了上去。“唔......恩......”牙齿被舌头撬开,红酒和舌头一起入侵,甘甜的味道在口腔扩散开来。

    “唔恩......咳,咳咳......”漫长的法式深吻终于结束,马修大口喘着气,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嘴角隐约流下一丝混合着红酒的口水,脸红得像发烧。”恩~♥小马修身上有股淡淡的枫糖味,很好闻哦~♥“弗朗西斯舔舔嘴角,”Joyeux Noël,我可爱的小枫糖~♥“”哈......哈......Joyeux Noël,先生。”马修稍微平缓了呼吸。

可爱的小白兔要被大灰狼吃掉啦!

 

————镜头转向北/欧————

 

     “  hyvää joulua,瑞桑。”提诺微笑着对贝瓦尔德说。”god jul.“ 贝瓦尔德点点头。”这是我自己做的甘草糖,请尝尝。”提诺笑着递给贝瓦尔德一袋甘草糖。”嗯,谢谢。”贝瓦尔德接过,打开尝了一颗,”很好吃。”“哎,是吗?太好了。”提诺高兴极了。

       ”glædelig jul,诺子!”丁马克大笑着对诺威说。”恩......圣诞快乐。”诺威淡淡的回答,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唔......伤心......(;′⌒`)“丁马克说完,转头去勾搭向这边走来的艾斯兰,”哟!艾斯,glæ......噗!”话还没说完,肚子上就挨了一拳。”不要教坏艾斯......“诺威依旧淡淡的说。“......发生了什么?”刚走过来的艾斯兰一脸迷茫。

    “God jul,艾斯。”诺威一脸面瘫看着艾斯兰。”Gleðileg jól,诺威。”艾斯兰避开诺威的目光。”叫哥哥。”诺威矫正。”才不要呢!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艾斯兰拒绝。”叫哥哥。”诺威坚持。”才不要呢!“艾斯兰把头转向一边。”叫哥哥。””你在期待什么?”

    “......”诺威没再说话。正当艾斯兰松了口气,以为诺威终于放弃时,又听到了诺威的声音。”那叫姐姐......“”意味不明啊!”艾斯兰郁闷的打断诺威的话,跑去找帕芬。”哎,诺子,你还在坚持啊?”丁马克作死的问,”其实艾斯也......噗咳!””好吵......“诺威无视趴在地上的丁马克,走向休息室。

“啊......没事吧?”提诺关切的问,很是无语。

————END————

 

小彩蛋:弗朗西斯在派对上向马修伸出魔抓的时候,熊不知几郎先生奋力挣脱了马修的怀抱,抱着一大罐枫糖跑去找皮埃尔(法叔的猫头鹰)了。并在心里默默抱怨:”那个谁,下次要是再无视我,我就和皮埃尔私奔。而且一定是在上面的那个!”【我写了什么跨物种恋爱吗?】

 

写在后文的话:这篇文原本并不是这样的,它成功地尝试了各种风格,从二战换到了美国独立一百周年纪念派对,写了一半,被爸爸叫去睡觉了,今天在写,感觉不对劲,就又全删了,而且我并没有保存,那叫一个心痛啊!ಥ_ಥ  然后就写成了现在这样,写了一半,发现这时间也是不尴不尬的,但!我真!不!忍!心!再!删!啊!ಥ_ಥ 

文章一开始的标题是严肃的,后来写文找不到感觉,就连在一起改,变得很富有诗意。再然后就是文章删掉重写时,感觉标题不对,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逗逼样...... ಥ_ಥ

我的本意也随着文章的风格变来变去。内容也由虐,改成玻璃糖,又换成蜜糖,这个过程历时漫长到不忍直视【这就是我拖稿的原因    ( _ _)ノ|扶墙

 

总之写完啦!好开心~自己撒花花玩✪ε✪  ✪υ✪  ✪ω✪

 

滚来滚去……~(~o ̄▽ ̄)~o 。。。滚来滚去……o~(_△_o~) ~。。。

评论(5)
热度(10)

听故事的小孩__复建开始

给你绿箭,交个朋友呗~
[擅长安静的自娱自乐-.-]
APH全员厨,偶尔写渣文
一个小透明,绘画修炼中

© 听故事的小孩__复建开始 | Powered by LOFTER